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inshiqu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部水浒就是讲的体制与反体制  

2016-12-02 08:39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 前不久有篇文章说到梁山上当宋江希望诏安,鲁智深与武松都提出反对。我这里只对小说里的人物评论。因为水浒是讲的宋代的诗。武松是杀了蔡京的儿子才被害的。武植是明代的官员。也许宋代也有一个小人物叫武植的。这不去管它。其实水浒是说明体制问题。它认为在体制里面是恶促,卑鄙,黑暗的。体制外才会干净一点。而反体制的才是伟大的。即使做一些惊天的事,如卖人肉包子也是可以原谅的。

    先说鲁智深,原名鲁达。原在老钟经略相公处当提辖那是个八品还是九品的小官。他是有真功夫的。立下过战功。才会得到这提辖的官职。按照鲁达的水平以及功劳,他应该不止这个官位。甚至他可能在战场上救过老钟经略相公,所以被称为老钟经略相公的爱将。但是他不会当狗,不会拍马溜须,所以升不上去。这时候老钟经略相公的侄子,被称为小钟经略相公处没有有能力的将领,要求老钟经略相公借调。因为鲁达的耿直性格,恨不得同僚的喜欢,就把他推到小钟经略相公处了。他也许又立了功,所以小钟经略相公也没能亏待他。但是他与体制内的其他人合不来,就不在衙门里候着,就在街上闲逛。就遇到史进。

    他对于郑屠镇关西可能有所耳闻。但是不知道他称镇关西。也许是知道,也知道他霸占了整个渭州的肉类生意。但是因为没有触犯到严重危害他人的事,也知道郑屠有背景,就也不去管它。但是当看到这个镇关西欺压敲诈贫弱无靠的金翠莲父女时,他的正义之气就激发出来了。他决心救出金翠莲父女,同时要教训一下郑屠。鲁达原想把郑屠打得几个月起不了床,因为郑屠虽然有靠山,但总是个民,鲁提辖官虽然小,但总是个官。一般打起官司来不会输的。不料郑屠不经打,三拳给打死了。这时候鲁达知道与小钟经略相公是没有什么恩义的。只有逃回到老种经略相公处。在他想来,老钟经略相公一定会保护她的。但是当他来到老钟经略相公的城市时,看见一张通缉令。他开始还不相信,就凑上去看,被金老头一把拖出,告诉他,那是通缉你的。这时候他才知道官场险恶,他已经被老钟经略相公出卖了。那是因为高层的官场关系。甚么恩义都没用了。

    但是在民间有一个英雄崇拜心里。赵员外,五台山的智真长老都是。先是赵员外把鲁达留在家里。但是那天的看布告的情景有人怀疑那个人就是背头被通缉的鲁达。因为通缉令上有奖金三千贯,相当于现在的三百万。对于金老汉把鲁达拖走,有人就联想到这就是被通缉的鲁达。就来打听。那赵员外虽然崇拜鲁达,但是他是个民,无法与官斗。于是就救助于五台山的寺庙。那是文殊道场,是有皇家背景的,官府不敢碰。而五台山的智真也有对鲁达的支撑。就把他收下了。但是鲁达只是退出了体制,并不想当和尚,甚至还有想回到体制里面。不能吃酒就受不了。所以就会喝醉了大闹五台山。第一次因为通缉令还没过期。智真长老就没有把它放下山。

    过了一年,那个镇关西死久了,再也没有钱孝敬京城里的高管了,那三千贯钱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。赵员外与智真长老都明白这时候改名为鲁智深无法参禅拜佛,只能做个平民,于是就让他到京城相国寺去。相国寺的智清长老虽然是智真的师兄弟,想法不一样。因为皇家人员常常会来上香。而鲁智深据智真的信上说是避仇,知道他是杀了人了。如果在寺庙里,杀伤皇家人员那就不得了。最后让他到远离寺庙的菜园子里去管理。作为皇家寺庙当然有许多特权。那个有上百亩的菜园就没有了税收,官府也不敢去征收苛捐杂税。但是地方上的小混混不断来骚扰。被鲁智深降服了成了他的徒弟。也把菜园里的菜让他们去卖掉,分一部分钱。所以如果没有官府的压榨,农民生活是会很好的。当然鲁智深也教那些人一些武艺,已经训练成了。

    如果没有后来林冲的事,可以断定也会有其他的事情,把鲁智深逼反的。正好发生了林冲的冤案,那是比金翠莲还要严重得多。于是他就亲自出马,把林冲护送到沧州。回来后他的徒弟们知道那个高太尉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师父的。于是就仔细打听。买通了相国寺里的和尚。因为要抓相国寺里的和尚(鲁智深总算是相国寺里的和尚)必须经过智清长老。于是就重新拉出镇关西的命案。那智清不比智真,他要讨好高太尉,就同意官府去抓鲁智深。因为官府需要手续。太尉衙门是不能随便抓人的,要通过开封府衙门去抓人的。于是通过他的徒弟们得到消息,鲁智深立刻就逃走了。这时候鲁智深想仅仅退出体制也不能了,就走上了反体制的路。所以当宋江表示希望得到招安,他就说如今的朝廷就像他的白布 衫,已经染黑了永远也洗不白了。所以他极力反对招安,重新回到体制内。

    至于武松。原来是在体制外的一个平民。就因为那个地保,是个体制背景的边缘人物。欺压没有体制背景的老百姓。被武松一拳打倒。武松以为他死了。就逃走了。从这件事,他对于进入体制是非常重视的。当他知道那个地保没死,他就想回去看望他的哥哥。当他在景阳岗打死了那只猛虎。被任命为都头。那是正式进入体制了,相当于县刑警队张兼城管队长。而那些保长,地保都还不是体制内人侮,不过是有了体制背景的人物。尽管他是体制内最低等的人物,但是他已经心满意足了。有工薪,有下手。到饭店里吃饭喝酒老板还不肯收钱。

    但是,他也看到了体制内的黑暗与腐败。因为县官派他去首都行贿,为了升官。就这几十天里,他的哥哥就被害死了。他拿到了人证物证。那个西门庆也不是体制内的人。本来以为凭他为县官办了行贿的事,应该马上帮他追究凶手。不料县官已经得了西门庆的贿赂,把案件驳斥了。最后就是狮子楼的事件。因为西门庆已经死了,其家属急于瓜分他的财产。就从轻处理了。发配孟州。把所有罪责推到王婆身上凌迟处死。

    一路上他念念不忘的是他曾经是都头。到了孟州。他又依附于一样是体制内的低级别的监狱管理施恩的父亲。他们都没弄清楚蒋门神也是有体制背景的,来头比他们大。蒋门神其实是为那个张团练到快活林来敛财的。因为张团练管不到孟州牢城营,就请出张都监。那是个三四品的大官。他们用了阴谋,由张都监出面,把武松免去了监狱人员的身份,拉去做亲随。所谓名著就在这里,把武松的心态,追求写得明明白白。武松以为跟着张都监可以不仅回到体制内,而且可以生官。于是就死心塌地护卫者张都监。但是张都监是个标准的小人。最后闹出大闹飞云浦,血溅鸳鸯楼。这就被迫走上了反体制的道路。但是他这时候还幻想回到体制里面。所以在孔家庄二次遇到宋江。与宋江在十字路口分手时说,天可怜见,等到招安了,到边关上一刀一枪搏了个出身,再来与哥哥相见。

    但是当他到了二龙山与鲁智深,杨志在一起。他们都是从体制内出来的。知道了体制内竟然是这样的黑暗,腐败。他就在哦也不想再回体制内去了。所以他与鲁智深一起反对招安。最终他们二人都没有回到体制内。鲁智深在杭州坐化了。武松在擒住方腊时失去了一条胳膊2.就在杭州出家了。在这个体制里面最无法无天的就是不学无术的高俅高太尉。他爸他所管的有真本事的人都整走了。第一个是王进,随后就是林冲,后来是杨志。但是正是这样,皇帝越是信任他。因为他就不会造反了。倒是科甲出身的的梁中书还能用一些有本事的人。因为他所管辖的地方临近边关,需要有本事的将军。所以当杨志被发配到他的地方,他就重用他。这是另外的事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